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公车上三人行


而另一旁的小琦身上的两人此刻掉换了位子,从她脸上及烫卷的头发残留的精液可知方才的战果,此刻的小琦仍是一副陶醉的模样,捧着那中年秃头男的肉棒套弄着,那经过岁月沧桑,带着老皮皱摺的鸡巴,进出着小琦的嘴巴,从她的神情看来,似乎是一道美味可口的佳餚,只见那中年男子忽然抱住了小琦的头,扭动着腰部狂顶抽送,随着一阵颤抖,身行渐软的坐下来,可他那粗操的双手仍然依依不舍的在小琦的身上来回爱抚,而转战到小琦身下的时髦男,此刻正将他的鼻子埋进了那两片鲜嫩的肉缝中,享受着前后磨蹭,而那如灵蛇般的大舌,则是不断的刮扫着小琦的会阴及肛门,弄得小琦浪叫连连。 「喔…好…好爽……啊…哥哥…你弄得…小琦…屁屁好麻…好痒…啊啊……可是又好爽……啊啊……还要…再来……」 那瘦瘦的中年人抓起那长发美女的一双美腿,脚上的高跟凉鞋早就被丢在一旁,像在品尝人间美味般陶醉的吸吮着女孩每一根脚指头,舔舐着每一个脚缝,亲吻着每一吋肌肤,猥琐淫秽的举动透露出那变态的嗜好,缓缓亲吻,细细品尝,尽情的将那修长白皙的美腿吻过,这样他还不感到满足,看着那长发美女一双美脚残留了湿黏的唾液,再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那中年人更是将那长发美女的美脚用双手握起,覆盖上自己的鸡巴,做起了脚交。 经过短暂休息的上班族走到了小琦身旁,双手抓上小琦胸前的大E奶,包夹住自己的鸡巴便抽插了起来,另一位秃头的中年人则是不断的把目光头往诗锦身上,觊觎着那成熟少妇的肉体,可因那肌肉男并没加入后头的战局,还示威的用双手包裹住诗锦那令人垂涎的美乳,还用大腿将诗锦的双腿撑开,让她的柔软丰俏的屁股能坐在自己那超大号鸡巴上头,让他边看着眼前的淫乱景象外,还能用那勃起的鸡巴能够挑逗刺激着诗锦的嫩穴。 在激烈的挑逗下,小琦和长发美女浪吟娇喘声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激烈,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中,两人双双泄了身,小琦体内流出的淫水尽数的被那时髦男一吸殆尽,还特意的啧啧出声,而那上班族也再一阵冲刺后,将那精液喷在了小琦胸前的大奶上,也不见小琦有任何不满,甚至还将那精液用手涂抹在那大奶上,淫荡的捧起奶子伸出性感的舌头,诱人淫荡的舔了几下,而对长发美女脚交的中年人也是一阵冲刺后,将那白色的精液喷在那赤裸白皙的脚踝上。 肌肉男大手离开诗锦的美乳,用双臂从后头分开诗锦的双腿抱起,那羞人娇嫩的穴穴赤裸裸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肌肉男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时髦男和其他人也很有默契的将小琦和长发美女带到一旁,并开始对座椅做出一番调整,没多久,后半部的对号座椅竟然变成了可睡觉的通铺,原来这家客运特别将坐椅给做了点改变,以特种服务来招揽客源。 等那通铺成型后,肌肉男便将诗锦放下,双手捧抱起诗锦那柔软浑圆,丰满挺翘的臀部,而那时髦男此时也捧起小琦的俏臀,已狗交式的方式让她与诗锦相对,方才再那歇息一阵的秃头中年人则是抱住了长发美女,这三人让她们彼此面对面,三男很有默契的都挺起鸡巴对着跨前的三位美女嫩屄口在那磨蹭,其他人也没闲着,有的舔着那赤裸细嫩的裸背,有的捏着那柔软弹性的美乳,并且挑弄着她们身上的性感带。 三人再这样多重的刺激下,过没多久又再度发情,下体分泌出淫荡的津液,尤其是方才诗锦口交时并未高潮,体内欲火累积的比其他两女来的旺盛,即使她矜持并催眠着自己,但从那丰俏的美臀随着肌肉男那大鸡巴的磨蹭,引诱淫荡的扭摆着,肉体的欲望显然已经出卖了那矜持的理智其余的两女也没好到哪去,那龟头不时顶着穴口带来的酸麻,及其他男人挑逗性感带所带来的快感也让两女的嫩屄淫水直流,美臀猛摇,暗示着两个男人的插入,可这三人却怎幺都只停留在屄口磨蹭,磨的三女是又酸又软,那饥渴的空虚直折磨着她们的自尊。 那时髦男看着三人肉体透露着饥渴,骚浪的扭动臀部,淫笑的问:「想不想要阿?」 「……」 「要…想要……」 诗锦和长发美女两人对看了一眼,在那女性的本能矜持下,双双都隐忍的沉默着,并没有开口,只有那豪放的辣妹小琦,首先表达出自己的渴望。 壮硕男子眼见诗锦仍是忍着不说,那坚硬粗大的龟头把两片阴唇挤开塞进了半颗后,又退了出来,就这样几次不断的来回轻刺着,这下可比刚才来的有快感,但带给诗锦的空虚也就更大,那秃头中年人也有样学样的照着挑逗着长发美女,只见那长发美女逐渐被挑逗的媚吟重喘,几次还主动迎合的将那嫩臀高翘,期待着那男性的凶器侵犯自己,可却总落的一场失落,那俏臀扭动的幅度不由得也愈来愈大,一副春情难耐的模样,看起来分外性感,此刻的她已经没半点像那清丽脱俗的圣洁仙女,反倒更似为赴巫山而浪情人间的神女般淫荡。 挑逗了一阵后,换了肌肉男再问:「想不想要阿?」 结尾时还给诗锦稍微的加重了力道。 长发美女忍受不住的点了点头,害羞细声的说:「要。」 而小琦更是发嗲发浪的回头对着时髦男说:「嗯~帅哥…小琦想要……人家的需要你的那根…止痒……」 而诗锦理智上虽然痛恨着这群禽兽言语上的凌辱,紧咬牙根硬是不说出口,但肉体仍是将她那浑圆丰满的雪臀朝那肌肉男的巨大凶器凑去,象徵式的表达出她的欲望及屈服。 可肌肉男并没有这样就打算满足她们的渴望,他更进一步的逼问:「要什幺?说出来阿。」 一边催促一边持续再穴口磨蹭着。 尽管诗锦受这些禽兽挑逗玩弄出欲火,但出那羞耻的话说什幺也说不出口,反倒是那长发美女忍受不住的回:「要……要插……那里……」 「哪个洞?用什幺插?」 此时那秃头男可淫笑着接问,看着长发美女被自己征服在自己跨下,那楚楚可怜哀求的神情,可让他的欲火更为猛烈。 「……」 肌肉男对于诗锦的矜持感到有点气闷,不死心的将龟头挤进并用扭臀给她打了几转,刺激着她那敏感的穴壁,一只手还去挑逗她最敏感的屁眼。 「快说阿!」 「用棒……棒子插……插小……穴……」 那长发美女显然已经顺从屈服在男人的淫威之下,屈辱的回应着问题,回答的用词也越来越淫秽,诗锦再那最敏感的屁眼被挑逗下,肉体的欲火快燃遍全身,欲望几乎淹没了理智,在那口头上仍是矜持着紧咬牙关不肯妥协,但尽管诗锦再怎幺忍耐,那理智的弦线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点,再受一点压力便会无法承受而崩断。 「什幺棒子,我听不懂。」 那秃头男装傻的说。 此时一旁的小琦似乎再也忍受不住,竟哀求起诗锦说:「姐姐…求求你快说阿,妹妹的浪穴痒死了……雅静姐姐,你也很想要那个伯伯的鸡巴了对不对,你也帮我求求这位姐姐阿,妹妹要男人的肉棒插浪穴止痒,帅哥哥…猛男大哥……求求你快让我爽阿……」 小琦发嗲的哀求,诗锦带着不解的望向小琦,而那位叫雅静的长发美女虽然没像小琦般放浪露骨的说出来,但从她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和小琦一样的对诗锦抱着同样的期望。 「……」 诗锦似乎有点松动,从喉头里发出那细微的娇柔呢喃声,但那如蚊蚋般的细语也只有六目相对的三女才听的见。 「这位姐姐说了,她已经说,帅哥哥……快将你的鸡巴插进来,小琦妹妹的浪穴痒死了,快肏进来帮妹妹止痒阿。」 小琦迫不及待的把俏臀往后猛送,只是那时髦男孩事往后退了退,故意让小琦继续受着那浪穴空虚的煎熬。 肌肉男那露出猥亵的笑容说:「说了啥阿,说那幺小声,我哪听的到阿?」 接着邪恶举起手掌,「啪」的一声拍响诗锦的俏臀,边搓揉的说:「说大声阿,让我听听你的渴望,只要你肯说出来,我们肯定把你们干的爽上天,以后再也忘不了我这根大鸡巴。」 说着捏揉着诗锦丰软嫩臀的大手,拇指加重的刺激着她的菊门。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欲火终是掩盖过了理智,诗锦抛却了所有自尊,屈服的说出淫秽的要求:「我要你的肉……阴茎…插我的…阴……阴…穴。」 肌肉男听到诗锦用着彆扭的字眼哀求自己,心中除了那征服的得意外,还觉得有些好笑,他用力将熊腰一挺,那粗大的肉棒直直得贯穿诗锦那娇嫩的阴道,直达到最深处,其他两男也用行动来表达憋久的欲望,纷纷卖力挺腰的抽送起来,而随着那丑陋肉棒的插入,诗锦的眼角再次留下了耻辱悔恨的眼泪。 经过了长时间的淫戏挑逗,经那肉棒狠狠挺进充实自己那又痒又空虚的浪穴时,三人都难以压抑的发出淫荡又妩媚的呻吟。 虽然说干美女,享受着美女在跨下娇喘呻吟,老二被美女那温热柔软的穴壁紧紧包夹,对男人是种顶级的享受,但在此刻,除了享受之外,更是男人间的对决,身为男人的自尊,说什幺也不能示弱,壮硕男子和年轻人两人皆抱着这样的心态卖力征服着跨下的美女。 肌肉男以本身那雄厚的本钱,超大号的鸡巴进出着诗锦的嫩穴,阴道壁被那粗大的龟头撑的饱满,皱褶被龟头猛刮,规律的抽插着,但偶尔又猛挺深入子宫,顶刺着诗锦那最娇嫩的花心,又酥又麻,那一阵阵快感如电流般不断的冲击着诗锦的神智,诗锦理智上再怎幺的愤恨不甘,但那快感和方才舌头的插穴口交和自慰比起来,此时才能叫欲仙欲死的快活,只是生性拘谨的诗锦仍强自克制着自己不发出浪叫,而只从鼻头发出那「嗯……嗯……」 的喘息,但在这充满压抑的呻吟,却比那放浪淫叫更令人销魂。 而那时髦男则是卖弄着那年轻充沛的体力,一开始便来个剧烈的抽插,小琦也是卖力的疯狂扭动臀部迎合着剧烈的性交,两人的肉体发出「啪达啪达」激烈的撞击声,那快速的抽插让小琦胸前那对大乳震的乳浪连连,不仅似狂的甩动头发,口中更是浪叫连连。 「啊啊…好舒服…啊啊…爽…啊啊……要死了啊……再深一点……啊啊……太会干了…啊啊……」 就连有点年纪的秃头中年人遇到这挡事也不肯示弱,尽管他每一下的抽插都让那代表肥胖的鲔鱼肚上下摇晃,但他以丰富的经验取代体力,巧用着他的双手挑逗着雅静的性感带,使雅静那快感不单是从嫩穴,还从身体各处窜流到头顶,让跨下的长发美女雅静像失了魂般的浪吟娇喘。 「啊啊…嗯阿……啊啊…喔……啊啊…好舒服…啊…嗯啊…伯…伯…捏…捏奶奶捏的…好……好舒服…啊……」 从诗锦的角度看来,那豪放的辣妹小琦如此的放纵大胆并不足为奇,可她怎幺样也想不到外表如此清丽脱俗的长发美女此时会如此的淫荡,乌亮的秀发一部分覆盖了女孩的香背,一部分因精液和汗水而湿贴在美丽的脸庞上,而另一部份则是流泻到地上,随着身后秃头男的卖力抽插而随之飞舞,胸前的乳房因剧烈的猛插而幻化出一波波的淫荡的乳浪。 而诗锦在两女的眼中也是媚浪骚淫到了极点,尽管他强忍着不发出浪叫声,但那媚到令人酥骨的鼻息呻吟,及那初为人母的万种风情,成熟妩媚的脸庞上充满了熟女的气息,及肩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胸前那对美乳同样被干的剧烈晃动,但不同的是从那依然保持粉色的乳头上渗出了滴滴乳汁,随着猛干时的剧烈晃动,一滴滴的洒落在地上,弄得场面除了汗水精液外,还参杂了几许乳香,相较之下诗锦的浪模样比起两女显是更为来劲。 「干!这女的真是名器,浪屄里头吸的超紧,真不像是生过小孩,尤其她浪屄的颜色还很鲜嫩,从我肏来的感觉和她现在骚浪的模样,肯定是老公从来都没有好好喂饱过她。」 壮硕男子一边评论一边肏着,双手改握向诗锦的水乳,将她的身子半仰起,跪立着干。 「还有,你们看这奶头,轻轻一捏,看这乳汁喷的多淫荡阿。」 肌肉男边说着边用双手挤着诗锦胸前的嫩奶,道道淫荡的乳线从乳头喷出,此时的诗锦已经被干的酥麻不已,欲火以凌驾了理智,当肌肉男伸出那舌头去舔吸诗锦的香脖及小耳,肉体的欲望驱使着诗锦伸出那雪白的臂膀,慵懒的向后伸展,双手环抱住那肌肉男粗壮的脖子,那微带着细毛的腋下裸露了出来,这姿势看起来风情万种,骚浪中又带着慵懒撩人的妩媚风情,这使的再一旁的那变态的瘦中年男,疯狂的凑到诗锦微带着汗味的腋下,一边贪婪的嗅着那股成熟女人相,一边辍吻着那细嫩的腋下,并猥亵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老弟,你可别玩乾阿,我们可都还没喝到那浪货的奶水,留些给我们享用吧。」 那秃头的中年男也学起壮硕男子,双手握着雅静的大奶从后头规律的干着,而小琦更是那时髦男干的神魂颠倒,如癡如狂,淫荡放浪的胡乱呻吟,挥舞的双手最后更是托住雅静的脸蛋,热情的用那性感的嘴唇对着雅静热吻,起先雅静仍不习惯,但随着小琦主动伸舌挑逗雅静的小舌,雅静也越来越进入状况,最后两人四唇火热的痴吻起来。 这女女相吻的景象让这几群淫兽看的是欲火更炽,猛起劲来疯狂的摆动虎腰抽干着女孩们的嫩穴,而另外一名上班族则忍不住的用鸡巴硬生生的横插进四片香唇中间,小琦和雅静两人也淫荡的把这根鸡巴当成天下美味般吸、吮、舔、吻、囓、舔,享受着这根鸡巴。 随着那双乳的狎玩,那超大鸡巴的抽插,那一波波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将诗锦的亢奋往上推,诗锦逐渐感到自己快达到了高潮,尽管对女人而言,达到高潮本是件幸福的事情,但在诗锦那仅存的一丝神智却对此感到害怕,她怕在这恶徒面前达到高潮,那是代表着无耻丢人的羞辱,突然间,肌肉男的抽插动作慢了下来,诗锦顿时在精神上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有股意识对此感到一阵失落,那种失落在意识里逐渐扩大,她的身体也渐渐不自主的扭动俏臀,似乎是鼓励着肌肉男对她的持续侵犯,诗锦对自己此时的举动感到羞耻,她拼命的想控制自己的身体,可肉体对于淫欲的渴望似乎脱离了理智的控制,那臀部随着肌肉男抽插动作的减缓,迎合的扭动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淫荡,可那感觉总没有先前来的强烈,诗锦主动套弄了了几十下后,终于不顾羞耻,禁不住的出声:「还…还要……再…再来……嗯……」 肌肉男并没有回应诗锦的要求,只是对着干着小琦雅静的两男说:「这女人浪屄、脸蛋、身材,就连呻吟喘息的声音都很完美,可惜就只会嗯嗯啊啊的,干起来还真有点不来劲。」 其余两人哪听不出他的语意,两人很有默契的分别加重了抽插的力道,大进大出的抽插使得那肉棒与嫩穴的交和处发出了「噗滋噗滋」得淫荡声响,小琦和雅静更是被这波攻势肏的发出疯狂的淫秽浪语。 「啊啊……太深了……顶到底了…啊啊……使劲的干啊……爽死了……啊啊……哥哥的鸡巴插的小琦好深……好爽……我爱死哥哥的大肉棒了…啊啊…」 「啊啊……叔叔…插的人家穴穴……啊啊……好…好舒服了…好……好爽…伯伯好…好利害…我…我也爱叔叔的…肉…棒棒……」 听着跨下两女淫秽的浪语,诗锦是听的脸红耳赤,只听那秃头中年男边干边说:「女人就是要浪叫,才会激起男人的欲望,你看这美女让我肏的叔叔伯伯的乱叫,干起来就是特别来劲,喔……要来了……喔喔……」 说着说着,那秃头的中年人感到精关逐渐守不住,所幸加快了速度猛干起雅静,雅静被这波冲刺下肏的身体痉栾,淫水直流,而中年秃头男在喷发前拔出了鸡巴,迅速的移到雅静面前,将那白浊的精液喷发在雅静的俏脸上。 此时再诗锦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肌肉男的用意,但是就连对丈夫也不曾如此浪叫的诗锦,面对这凶恶的淫兽,强烈的羞耻感和那仅存的一点自尊说什幺让她说不出这些淫秽的浪语,壮硕男子看诗锦仍然不肯就范,也就耐着姓子持续的吊着诗锦的胃口,偶尔来一下重顶,但大部分都只把龟头停留在阴道前端轻轻的抽送,虽然粗大的龟头磨的诗锦酥酥麻麻,但深处却是空虚的难受,相对于小琦雅静两人快活浪叫,诗锦此时受到了极大的煎熬。 「是不是要我念一句你哼一句阿,贱女人。」 壮硕男子说完用手在诗锦的嫩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留下了火红的巴掌印。 这一拍,再次拍掉了诗锦最后的自尊,也打碎了她那保守的羞耻感,在常人眼中端庄美丽,贤慧温柔的诗锦,此时像个饥渴多年的深宫怨妇般,用着淫秽的浪语哀求着肌肉男:「插…插深点…啊……用…用力…啊啊……」 起初诗锦仍是生硬的学着,可随着肌肉男用那粗大的鸡巴猛肏着自己的嫩穴,那带来的酥爽快感,口中的浪语是越说越顺口,最后即便不用听取其他两女的浪叫,诗锦也能自然的脱口而出,眼见诗锦屈服而淫秽的浪叫着,壮硕男子像是奖励似的猛干狂插,次次用尽力道,下下插进花心,更是顶的诗锦胡言乱语。 「嗯啊……插深点…啊啊……用力…啊……就是那…啊……好深…好舒服…天阿……插死我了……好舒服……」 最后,那肌肉男一边干还一边羞辱道:「她妈的你这浪货还真是贱骨头,每次都要打你屁股才肯听话,难道你是被虐狂?那恁爸就打给你个粗饱。」 说着,那大手不断的拍打起诗锦那娇嫩的雪白俏臀,没几下,那雪白的臀部上便充满了红红的巴掌印。 「不…不要…好痛…啊…不要打了…啊啊……」 屁股那疼痛的火辣感,让诗锦痛苦哀求着。 「我肏你肏的爽不爽?」 「爽……爽死我了……啊……」 「我跟你老公谁肏的比较爽?」 肌肉男此时刻意提起她老公来羞辱诗锦。 「啊啊……」 一提起老公,尽管诗锦怎幺酥爽快活,也只用浪吟来回应,并不愿做回应。 「不说我就要停了。」 这样的回答显然让肌肉男十分的不满意。 「啊……不要…是…是你……啊……的比较…强,比我老公…猛……啊…好利害…弄死了……啊……」 最终诗锦还是屈服在肉体的欲望,不顾一切的脱口而出那耻辱的丢人浪语,只为哀求肌肉男带给她的肉欲快感。 「看你被恁爸大懒趴肏的爽样,你老公肯定都没喂饱你,你老公要是不行,我以后每天到你家操你,帮你老公喂饱你这浪货。」 「啊啊……大…大…巴……的人家…里面…好爽……啊……我老公…不在家…很久…啊……我是…货……快死了…小穴好酥…好麻……要死了……好哥哥好老公…要…要泄了……啊啊……」 被肏着意乱情迷而胡言乱语的诗锦由于自小家教的缘故,那放浪淫语里头仍是无法是怀放纵的说出那粗鄙下流的词语,只是含糊的呢喃呻吟过去,随着加剧抽插带来的快感交叠,声音越来越高亢,越来越兴奋,接着诗锦穴壁剧烈的收缩,一股阴精奔泄而出,随着肌肉男那粗大的鸡巴抽出,从那还来不及闭合的阴唇中流出,而肌肉男也将精液喷到诗锦那纤细嫩滑的蛮腰及白皙丰俏臀部上。 另一边的时髦男也刚拔出那喷发完的鸡巴,他没有像两位一样体外射精,而是将那精液全数的内射在小琦的子宫深处。 达到高潮的诗锦,和小琦雅静三人全身瘫软的趴在座椅变成的垫子上,诗锦见到雅静高潮后虚弱的摊躺着喘息,脸上已没有起初那不愿羞涩的神情,取代的是那幸福满足的浪模样,小琦不只默许那浓浊的男性精子在自己体内徜游,手指还伸进嫩穴里头抠了抠,挖出了些许白色精液送到口边,淫荡的舔着,回了神的诗锦想起自己刚才不只被人强奸,还无耻的像妓女一样浪叫,甚至还哀求着那恶贼奸淫自己,羞愤自责的她,眼角又滴下了泪珠。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