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怀孕中的偷情



春节过得一点也不好!老公不在家,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忙点还无所谓,就怕夜里一人睡在被窝里,真让你有点受不了那种空蕩蕩的煎熬,真是有点手足无措。我不太喜欢有手的,只想让那长长的、坚无不摧的肉棒一股脑儿将我的嫩穴整得满满的,不想让他动,就他在里面。从心底流出来的那种无以名状的痒,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这一天﹐我忙着打104查号台找电话﹐因为热水器坏了。由于我已怀孕6个月﹐阴部时常感到湿润与肿胀﹐若没有热水可洗会很麻烦﹐于是打电话到梅花牌热水器总公司﹐他们说会派一位技术员来看看。我开始等待…。


丈夫已经五个月没有碰我了﹐总是说怕影响小BABY﹐也许是隆起的肚子﹐令他不感性趣吧…..


但我觉得自己非常需要他的爱抚﹐因为怀孕的缘故﹐皮肤也变得水嫩嫩的﹐摸起来滑如丝缎﹐而原本32C的乳房也增大到36C….


乳头也十分敏感﹐连与衣服摩擦都会感到一阵酥麻…﹐但因为所有的胸罩都穿不下了﹐所以只好不穿它﹐仲夏的天气异常闷热﹐孕妇的体温又特别高﹐我只好将身上的衣物减到最少。胀大的乳头如红樱桃般明显﹐令我畏缩不已﹐幸好只有我一人在家﹐倒也不必有所顾忌。


这时﹐门铃响起﹐是热水器公司派来的人。这人又黑又高大﹐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长相普通﹐但眼神里有一股邪气﹐令我有点害怕﹐但是他身上挂着梅花牌热水器公司的识别证﹐倒也没有异常之处﹐我只好笑自己太敏感了。这人一头钻进后阳台﹐摸摸搞搞﹐就走出来了。


接着一屁股在沙发坐下﹐开始讲解他换了什么零件。我有些不耐烦﹐虚应着他。这时我发现这位石先生(识别证上是这样写的)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我一时红了脸﹐细声说:


「先生﹐对不起﹐我实在听不懂你说的什么热水器的原理….」﹐


石先生倒很温和﹐笑笑说:


「不要紧﹐万一下次再有问题﹐打电话给我﹐为了妳﹐再来几次都行﹗」


我望向他的脸﹐发现他瞄向我鼓胀的胸部….


这时﹐石先生转换话题﹐问我怀孕的情形。我不疑他﹐老实回答他。也许是因为丈夫时常忽略我的感受吧﹐我竟不知不觉﹐把石先生当成一位闺中密友般倾诉。包括害喜与早晨的不适﹐又说到自己变得敏感与需求…..


听到石先生粗重的呼吸声﹐我忽然警觉﹐自己已经说得太多…..


下一秒钟﹐石先生已经由对面沙发移到我旁边坐下了。


「妳先生一定很少爱妳吧﹗看妳很饥渴呢…﹐妳的乳头还是红嫩嫩的啊….。」石先生嘴里吐出淫靡的话。


说完﹐他的大手便摸上我的乳房。


我感到一阵燥热﹐一边挣扎﹐一边想把那双大手移开。


「我先生开出租车﹐随时会回家休息….」我想吓走石先生。


没想到石先生不但不怕﹐还把脸凑到我的胸部﹐笑着说:


「那我们就更不应该浪费时间﹐来﹐让我尝尝妳的美味……」说着慢慢撩起我的小可爱﹐露出丰满的乳房。


可爱的小樱桃早已变硬﹐竖立着﹐彷彿在招呼来品嚐它的滋味…..


石先生把嘴凑向雪白高耸的大乳房﹐伸出舌头﹐轻轻地舐着﹐同时双手也没闲着﹐悄悄袭向下腹﹐轻易攻向下面的秘境。


这时我早已浑身无力﹐绵软的瘫在沙发上﹐任由这个黝黑的中年男子肆意抚摸…..


石先生已不满足于舔乳房﹐他一手用力捏着一边乳房﹐直到雪白的胸上出现红红的痕迹﹐同时用力含住另一边﹐激烈的吸吮着﹐好像要把乳房给吞下一样激烈….﹐另一只手早已在我敏感的小穴内抠摸﹐淫水不停流出….


「妳的小腹好光滑﹐好性感﹐肚脐都被小BABY顶出来了…..」石先生边说边把嘴从乳房移到肚脐﹐用舌头在我肚脐上打圈圈﹐令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这时我发现﹐不知何时﹐石先生已经打开裤档拉炼﹐露出阳具﹐也和石先生一样黝黑壮大。黑亮亮的龟头好大﹐直径也很粗﹐根部反而比较细﹐正剑拔驽张的探出头来。我心想﹐丈夫的显得较为细长﹐我有股冲动﹐想伸手一把握住。不料石先生并不让我如愿﹐又把湿热的舌头伸到我的桃花源﹐这次採取直接攻势﹐竟把舌头当成阳具一般﹐往小穴内刺去。我哪里遇过此等攻势﹐差点没昏过去…..


「你….我先生都说用嘴舔很髒﹐他不喜欢这种酸酸又刺鼻的味道….」我喘吁吁的说。


「怎么会﹗这是人间无上的美味呀﹗况且像妳这么羞涩的女人﹐更需要藉由舔舐妳的花蜜﹐让妳分泌出大量爱液﹐看妳这样﹐丈夫很少碰妳﹐小穴一定很紧窄吧﹗妳好敏感呀﹐随便舔一舔﹐就湿透内裤了呀﹗」说着又含住我的阴蒂﹐轻轻吸吮。我只觉头晕脑涨﹐全身所有感觉器官都集中在男人舌头下那硬挺的一点…..


这时石先生把我的头按到他的下腹﹐没等我反应就把那条粗大黑香肠塞进我的小嘴。我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一股男人特有的味道直冲到鼻子里去。我的丈夫是个超级保守的人﹐行房很少换花样﹐也不喜欢口交﹐想含含他的阳具﹐还得看他心情﹐所以我很少有机会尝到男人阳具的味道。此时倒也享受到另一种刺激。石先生微沧叛郓o把大手插入我浓密的头髮中﹐我本来梳的整齐绑在脑后的马尾﹐这时早已散乱不堪。石先生把髮夹鬆开﹐我浓密的长髮就顺着脖子倾泻而下﹐有些散到面孔上﹐但我已无暇顾及﹐只专心一意的吸吮黑亮的大龟头。石先生开始按着我的头上上下下﹐把我的小嘴当作小穴﹐抽插起来。


「妳知道吗﹖我也好久没有享受性爱了…﹐我太太是石女﹐也就是阴道封闭症﹐只要一做爱就会痛﹐毫无乐趣可言….」


我嘴里被他的粗大给塞满﹐只能微微点头。


不一会儿﹐随着上下的动作加快﹐石先生感到一阵刺激﹐他快射了﹗这时他望向我﹐后者的眼中已是春潮一片﹐燃烧着熊熊慾火。于是他加快动作﹐并指示我用舌头裹住龟头﹐并深深含住阳具﹐石先生将浓浓的热精射向我喉咙深处﹐而我也配合着吞下大部分的精液。


可能是量太多了﹐又有一些由嘴角流出﹐石先生马上吻住我的小嘴﹐精液糊满俩人的脸。石先生把脸上的精液涂到我的阴部﹐又开始爱抚我。


「你都不用休息的吗﹖」我惊讶的问。因为丈夫只要射精就得睡一觉起来才能再战。


「也许是妳太美了﹐我一看到妳﹐就又变硬了﹗」石先生抓住我的小手去摸他的黑香肠。


石先生引导我面对自己在沙发上躺下﹐又把我双脚抬到他肩上﹐让我的大肚子安置好﹐双脚之间门户大开﹐暴露出早已泛满爱液的小穴。他不让阳具长驱直入﹐只是用手握住阳具﹐让龟头不停顶住阴户摩擦。又用又重又大的龟头乱点在我的小荳荳﹐坚硬的阳具令我搔痒难耐﹐但又说不出口希望石先生马上插入。石先生发现我满面红云﹐摇乱一头长髮﹐又把嘴唇紧紧咬住….


「我要妳说﹐说想要我的鸡巴狠狠插入妳的湿小穴…说啊….」他低低的说道。


「我….想要….人家…想要嘛….我要吞下你整根鸡巴….」


「求求你…用力插我吧….」我的声音早已细如蚊子叫。


石先生再也忍耐不住﹐猛地将粗大的阳具插入我早已春潮氾滥的蜜穴。不等我发出叫声﹐就用嘴把我小嘴堵住﹐如同他的阳具在我阴户肆意抽插一样﹐灵活的舌头侵入﹐也姦淫着我的嘴….


我早已魂飞天外﹐意志模糊﹐只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能让那根粗大愤怒的猛兽永远留在我体内….


「天啊…妳实在是太棒了﹗又热又紧又多汁…」


石先生似乎不觉得累﹐抽插了许久之后﹐看我星眸微闭﹐小嘴微张﹐爱液横流﹐沿着小腹和大腿根湿了一大片﹐好像已经快洩了﹐


便柔声说:「宝贝﹐妳快来了﹐换个姿势吧﹗」


我点点头﹐顺从的爬起来﹐背对着石先生﹐把早已肿胀湿透的阴户翘起﹐等待他另一波猛烈的攻击。


石先生的大宝贝似乎有越来越硬的趋势﹐当他慢慢把它塞进那散发出淫靡气氛的蜜穴﹐我深吸一口气﹐发出一声幸福的歎息。


「哥哥﹐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啊…好酸…好痒….又好麻….受不了…」我撒娇地叫起床来…。


石先生低头一看﹐自己的阳具早已整根尽没﹐只剩黑黝黝的蛋蛋露在阴户外头。


此时他缓缓抽动阳具﹐一反他刚才正常体位的激烈﹐轻柔的享受着阳具与我体内绉褶摩擦的强烈快感。


他感觉我的紧窄﹐若不是我实在是太湿﹐很有可能不能顺利进入﹐现在我的花蕊已充分展开﹐肌肉也已放鬆﹐可以展开激烈攻势了﹗


于是他扶好我的臀部﹐开始用力抽插。我发出意识模糊的叫声﹐随着石先生的节奏向后顶….


石先生简直受不了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我红嫩的阴唇嫩肉随着他的抽乾快速的翻进翻出﹐每次将阳具抽出时﹐就又有一大堆淫水流出…﹐把两人结合之处弄得到处黏糊糊的。而我雪白的大乳房也随着他激烈的活塞运动不停的抖动…﹐他空出原本抓住我臀部的双手﹐粗鲁的抓住那对不停摇晃的硕大乳房﹐更激烈的顶上去….


终于﹐我无力了﹐整个人快要趴到沙发上﹐我怕压到腹中的小BABY﹐便推开石先生﹐让他瘫坐在沙发上﹐自己却跨坐在他身上﹐拿起那根青筋怒张的大鸡巴﹐缓缓的沉坐下去….﹐开始套弄起来。石先生本来就已经快射了﹐又经此一坐﹐简直欲仙欲死…。


「哥哥﹐好深呀…我的妹妹把你整根弟弟都吞没了呢….好爽….龟头一直刺到子宫口了….天啊﹐我把你又大又硬的鸡巴吃出声音来了…」


由于淫水过多﹐又有些空气跑进阴户﹐一时之间﹐随着我雪白大屁股的起落﹐响起了噗唧噗唧的水声﹐令石先生再也撑不住了﹐他把脸埋进那对香喷喷又汗湿不已的大乳房﹐用手扶着我的臀部﹐开始用力往上顶….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我也要洩了…」「宝贝﹗一起洩吧﹗」


片刻之后﹐两人抱在一起﹐又深吻了好几分钟。石先生将工作服的拉炼拉好﹐抱着早已浑身无力的我进房﹐将我放在大床上﹐又亲亲我的小嘴﹐轻声说:


「以后想我就打电话说妳家热水器又坏了﹐我一定马上赶到﹗妳比我太太棒太多了﹗」


说完就自顾自掩上门走了﹐独留我失神的在床上回味….﹐我清楚以后将会常常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