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在学校的办公室内

在学校的办公室内


当方志文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不出他意料之外的电话便打了进来。看了看来电,果然便是邵美琪的。" 你……怎么把我内裤拿走了?我怎么上学呀……" 电话中的女声柔柔的,还有一点焦急。" 就这样上学啊!这样才能充分体会到另外一种快感,顺便也提醒你作为一个母狗的本分,就是随时要方便主人的享受哦!" 方志文看了看手中揉成一团还散发着异样骚味的小熊内裤,刚才肉棒没有发泄,被气味一刺激又开始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了。" 不要啊!快点还给我……啊啊……那东西又开始动了……都快要流出来了!" 急得快哭了的声音也同样让方志文暗爽不已。不过方志文并不着急,等下到了学校有的是时间享受。" 反正透明的也无所谓,一会儿就干了!你的胸罩不穿了,还用的着内裤么!顺便提醒你一下哦,你快要迟到了,如果被风纪委的老师发现,嘿嘿……" 方志文怪笑着挂断了电话。" 嘭!""哎呀!" 就在方志文低头的时候,一声娇呼响起,方志文感觉自己撞在了一个温柔丰满的地方,一触即离,很明显,对方被撞倒在了地上。方志文低头看去,原来被他撞到的女人他认识,是学校医务处的老师,叫童玉宁,因为方志文身体健康,平时也没有太多到医务室去,所以两人交集并不多。" 啊呀,好痛哦!" 几本杂志散落在童玉宁的周围,而童玉宁由于被撞了个屁墩,正坐在地上,从方志文的角度看去,穿着职业套裙的只是一个女人而已。透过对方双腿间的肉色丝袜可以很轻易地看到档间那一抹神秘的黑色。方志文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到底是对方的黑色内裤还是对方根本没有穿内裤的阴毛和骚屄显露出的黑色。而正当方志文看的入神,想好好分辨一下的时候,童老师似乎也发现了面前这个学生的眼光正色迷迷地看向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咿呀!" 一声嘤咛,童老师红着脸将大腿紧紧地夹了起来,打断了方志文的视线。方志文以前只是觉得童老师比较漂亮,但是现在这样看上去似乎更美。一头漂亮的波浪头发散落在双肩,一双精心描绘过的黛眉微微地轻蹙着,似乎在忍受被撞后的疼痛,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快要滴出水来的感觉让方志文心动不已。而在职业套装下高领的羊毛衫虽然遮住了白皙的头颈,但是却让高挺的胸部看上去更加浑圆一体。套裙下白皙修长的双腿在丝袜的包裹下紧紧地并在一起,似乎在防范着不轨之徒的视线,以免更加重要的私隐部位被侵。但是微微蜷曲的双腿却更展现了女人的柔弱和可人,这让方志文更是从小腹处升起了一股邪火。"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在打电话,没看到路……真的很不好意思……" 方志文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毕竟在这样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场合,会让女人的防范心更重,这个时候就展露自己的企图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方志文深吸了一口气,表现出无比的绅士风度,向着童玉宁伸出了援助之手。" 嗯……没事,我刚才也在想事情,没看路……" 犹豫了半天,童玉宁还是借助着方志文的手爬了起来。她认为男孩子么,在现在这个年龄段生理期的冲动的确是免不了的,而且自己又很漂亮,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的样子,即使30多岁的人了还是让人看上去好像25左右一样,那么面前这个男生看呆了也很正常,或许他也不是成心偷窥呢?" 你在哪个班级?好像没有来过医务室吧?" " 啊……我叫方志文,是高二三班的学生,刚才真的对不起,您没事吧?要不要我送您回去医务室?" 方志文大方的介绍了自己,显得斯文有礼的样子。" 哦,我是医务室的童老师,我没什么事情,反正刚才撞到那下也不是成心的。快迟到了,你快去教室吧,我要去医务室上班了。" 童玉宁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这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于是她笑着对方志文表示自己没事之后,便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了。可惜的是,转过身的童玉宁并没有看到方志文嘴角那一抹冷笑,刚才扶过她的手也被方志文放在鼻前不停地嗅闻着残留在上面的女人芳香。果然不愧是熟女呢,看来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了。不过怎么狩猎,这个问题……唔,对了,不是还有那个么……方志文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一阵淫荡的笑容,然后跨步往教学楼走去。----------------------------------------------教导处处长办公室看上去和其他办公室没什么不同,但是吴斌心里可清楚地很,装修的时候这间办公室他可是换了全部的日本进口隔热隔音材料,里面就算发生什么事情外面也绝对听不到一点声音。当时李巧华就在这个地方被他享受了好几次,有一次外面还在开会,他在里面狠肏李巧华的骚屄浪穴,搞得那个骚货淫叫连连,等到高潮了以后他才任由李巧华在里面瘫软,自己出来总结性发言,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里面享受过什么。自从被方志文胁迫之后,吴斌可是胆战心惊,不过不幸中的万幸,这小子做事情还有点担当,说到做到,自己并没有听见什么流言蜚语,这才把心放了下来。前几天奇怪的外国人过来,他也没有把方志文的情况告诉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自己去找方志文。这也算是一种投桃报李吧。" 老吴头,挺享受啊!在干什么呢,老大清早的?" 当方志文走进这个特制的房间的时候,一阵断断续续的铃铛声传来,吴斌则一脸享受的样子。看着吴斌的样子,方志文也奇怪,现在已经是上课的时间了,老吴头又在搞什么?" 嘿嘿,让你看看我最近弄上手的玩具,挺不错的!" 吴斌满脸淫笑着站了起来,丑陋硬直的肉棒沾满着乳白色的液体挺立在那儿。他拉了拉手上的绳索,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艰难地从吴斌的办公桌下爬了出来。" 怎么样还不错吧?来,快点让这个哥哥看看你发骚的样子!让你这个哥哥看爽了之后,他会让你爽疯掉!" 吴斌一边淫笑,一边让小女生慢慢地站了起来。小女生地借助脖子上狗圈的拉力,一边膝盖用力站了起来。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过肩的长发凌乱地披散着,单眼皮小眼睛,迷茫散乱的眼神更是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嘴角还有不少的唾液残留着,显示着肉棒刚从小嘴中拔出的痕迹,小嘴微微喘息着,似乎已经不堪男人性器的侮辱与摧残,又好像催促着男人给予她更多的快感和满足。" 怎么样,我这个小性奴可是花费了好多功夫,为了她我可是跟老张都开了口的!" 吴斌搓揉着小女孩的屁股,一边神秘兮兮地对方志文说道。" 到底谁啊?我看也没什么特别呀!" 小女孩全身被粗糙的麻绳捆绑着,本来并不是特别突出的乳房在绳索的紧勒下显得突出而丰满,尖尖地奶头被细绳深深地勒入乳肉中,显得特别嫣红鲜嫩。绳索下面挂着银色的小铃铛,刚才断断续续的铃声就是从小铃铛上发出来,看起来这是吴斌提高性欲和虐待快感的另外一种手段了。" 她叫周冬雨,新进来的学生,一来我就看上她了,以前还跟我摆清高,被我稍微一诱惑就从了我了。现在么,在我面前还就是母狗一个!是不是啊?小雨?" 吴斌淫笑着炫耀到。捏在小雨屁股上的大手一阵用力,疼的小雨惨叫连连,虽然被开苞了,但是还是不习惯被粗暴羞辱的对待,但是小雨又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的点头承诺,让羞耻的感觉遍布全身。浑身上下被绳索紧缚,双手被反绑在被后让两只刚发育的乳房更加显得坚挺诱人,在横围腹部的麻绳中间,一根麻绳穿过了胯下,两个巨大的绳结深深地陷入稚嫩鲜红的骚屄嫩穴和敏感的肛门后庭,每次走动和爬行都会引起粗糙的绳结不断摩擦敏感嫩肉,在痛楚的同时却又给她带来丝丝的快感,让她忍不住主动地用自己的嫩肉吞入男人丑陋的肉茎,在满足男人兽欲的同时,也满足自己的淫荡堕落快感。" 和老张开了回口,老张也想尝尝鲜,所以就给了个女主角,反正都是挨肏,被老张肏了以后还能得不少好处,这小烂货还巴不得呢!要不你也尝尝这小母狗的滋味?" 由于把柄被捏在方志文的手里,吴斌讨好地说道,虽然被自己开过苞,但使用的时间并不长,初步调教刚刚成功,这样鲜嫩的青涩苹果可是对男人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呢!" 快点,把你发情的地方露出来!" " 也好,正好找你有点事情,你先看看这个,我好好玩玩这个小骚货!" 方志文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其中包括学校的股权书,还有自己的申请毕业书等等,扔在吴斌面前。" 记得帮我搞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 哦,那你慢慢玩,我去外面看看,顺便帮你把风!嘿嘿!记得别玩死就行了!" 吴斌看到最上面的文件上的股权字样,忙不迭地跑了出去,顺便也没忘记关门。这可是好事,说不定以后他就是自己的大靠山了。方志文接过吴斌手上的狗绳,拉着周冬雨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把屁股翘起来让我好好看看!" 方志文一边从后面抚摸着小雨的乳房,挑逗着硬挺的奶头,一边命令小雨摆出淫荡的姿势,以便更好的亵玩。小雨从吴斌离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已经沦为了一个玩物,不仅吴斌,眼前这个男人,或许将来自己的躯体和女人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将要被更多人把玩、欣赏、泄欲。她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她想要反抗,有心想要不听方志文的命令,可是一想到吴斌手里面还捏着她的把柄,深深的无力感和无奈感便涌上心头。算了……反正也已经这样了……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放松了下来。一放松心态之后,一股由羞耻感产生的奇异快感从自己的小腹缓缓地升起,当她慢慢地弯腰将自己略显薄弱的臀部展现在男人面前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股湿润感从两片浑圆臀部之间的神秘地带中泛起。" 女人的本性果然是淫荡无比呀,居然这么做着动作就可以在陌生男人面前发情……果然是天生做小母狗的料!" 以老吴头的能力,方志文相信他不可能夺走小雨的元阴,因为年纪的关系也不太可能太频繁的奸淫小雨,这也是方志文答应舒服一把的理由,否则像这样被人操过的小烂货方志文也不可能提枪上马。晶莹的闪亮被灯光闪耀着反射到方志文的眼中,方志文看到小女孩微微露出的骚屄嫩穴中居然已经开始泛出了丝丝的骚屄水,连会阴部的屄毛上也沾上了颗颗露珠,不由得感慨。方志文看着两个巨大的绳结在小雨的骚屄和肛门处遮掩着,不由得恶作剧之心大起,他按住了绳结,让绳结更深地陷入小雨的骚屄和肛门处,在小雨的呻吟中,又开始不断地前后左右滑动着绳结,让绳结充分地剧烈摩擦着小雨娇嫩的骚屄花瓣嫩肉和敏感肛门,引来小雨浑身剧烈的抽搐。方志文完全没有想到这样就会让小雨在疼痛和快感中达到高潮的顶点,看着因为高潮而瘫软着靠在墙上的小雨,方志文决定更深一步的玩弄这个少女的青春胴体,一边完全激发出少女的淫荡天性。" 求求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把结打开……磨得我好痛……" 委顿在地的小雨在高潮之后,敏感部位依然被粗糙的麻绳结反复摩擦着,疼痛的感觉更加的明显。看到吴斌这个虐待自己的男人不在这儿,小雨娇弱地哀求方志文将折磨自己的东西去掉,能够让自己稍微轻松一点。可是小雨很明显看错了方志文,他可是一个比老吴头更喜欢虐玩女性的男人,心里的兽欲被母亲激发后,成为了一个连老吴头都及不上的冷血动物。小雨娇弱的赤裸身体和捆绑在身体上的麻绳加上小雨说话间较弱的喘息声,更是刺激了方志文的淫欲。" 臭母狗,能够玩你的都是你的主人!别忘了你的身份,得意忘形!居然还敢命令我怎么做?" 一记耳光将小雨的妄想打醒,看着脸庞上的手指印,方志文的肉棒更加的坚硬了起来。一把拽住小雨的长发,将她硬生生拉了起来。" 看来老吴头的调教还没有到位,今天我就好好替他教教你!" " 不……不要……放过我……放过小母狗吧……主人……小母狗的骚屄……请主人尽情品尝……请主人饶过小母狗……小母狗一定会用骚屄好好夹紧主人的大肉棒……" 认识到方志文的面目之后,小雨惊恐万分地说道。吴斌对她的摧残已经让她受不了了,但是方志文一点没有怜香惜玉意思的动手,却更让小雨害怕接下来会有什么可怕的惩罚等着自己。" 那就好好说一遍,想求我怎么做呀?" 方志文淫笑着将小雨放开,看着她颤巍巍地勉强站着,一边调笑着一边伸手抚玩着小雨微微颤抖的坚挺乳房,细腻柔滑的感觉让方志文爱不释手。看来吴斌的品味还不错啊,居然捕猎了这么个好玩具,这样看来的话自己以后会多一个非常好的助手呢!方志文捏弄着小雨的奶头,慢慢地将小雨的乳房拉成锥形,一边暗暗想到。" 是……啊……哈……小母狗请求主人……请主人把小母狗……小母狗的骚屄和肛门塞解除……然后把大肉棒赐予小雨……让小雨高潮……然后把精液……把精液射入小母狗……小母狗的子宫……让小母狗怀孕……大着肚子伺候主人……" 经过吴斌的调教,勉强能够忍住羞耻说出让男人性欲勃发的下流话语,但是小雨今天没有太多的犹豫就说了出来,方志文的微笑在她的眼里现在就是最可怕的噩梦,她忍受着方志文对乳头的玩弄,担心着方志文还会用什么样的招数来对待她。" 好可惜呀……这么快就屈服了?我还有好多招数呢……算了,不过现在还不是给你肉棒的时候哦!" 方志文狠狠地将小雨的奶头捏扁,痛的小雨惨叫连连却依然不敢退缩,任由方志文旋转着自己红肿的奶头。" 听说你是学舞蹈的?来个金鸡独立看看吧!" 小雨的双手虽然被捆绑着,但是吴斌为了移动和亵玩的方便,并没有将小雨的双腿也绑缚起来。强烈的羞耻感遍布着小雨的脑海和全身,她知道做出这样的动作就意味着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完全地展示在男人面前,任由男人亵玩。即使吴斌也没有提出过这么过分的要求,以这种形式来亵玩她的身体。" 看来还是需要我的帮助呢!谁让你是让人疼爱的小母狗呢,没办法,我来帮帮你吧!" 方志文看着小雨犹豫的样子,淫笑着说道。他已经想好等下要怎么玩弄摧残少女的羞耻感了,只有完全摧毁女人的羞耻感才能让女人肆无忌惮地哀求被奸淫,这也是方志文早就想明白的,毕竟女人天性就是淫荡的。方志文用绳索穿过办公室顶上的横梁,然后在小雨被绑缚手腕上打了个结,试了试松紧度,然后让小雨站直。背后的双手被绳索拉直,小雨只能低头弯腰来缓解手臂所受到的压力。小雨感觉自己的手臂快断了,疼痛感不断地传来,对于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体上的移动抚摸也并没有那么注意和反感了。方志文的手顺着少女胴体柔滑的曲线一路下移,在少女突出的臀部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仔细抚玩修长洁白柔软的双腿,少女因为捆绑姿势的原因,大腿自然而然地微微分开,方志文很轻易地探入少女的大腿内侧,而当揉捏开始的时候,疼痛酸麻的感觉让少女的大腿本能地将方志文的双手夹紧了。感受着少女大腿内侧的温暖和柔润之后的方志文,开始用力搓捏起大腿内侧白皙的嫩肉。小雨的悲鸣并没有让方志文停下手上的活动,当方志文尽兴地抽出手掌,小雨大腿无力地分开之后,青色的指印淤痕遍布着少女白皙的大腿内侧。方志文看到这些淤痕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蹲了下去," 帮助" 小雨进行金鸡独立的高难度动作。方志文用绳索在小雨的右脚上捆了两圈,然后将绳头穿过小雨的双手,由于小雨双手被绑在背后又高高地吊了起来,当方志文将小雨大腿抬高,然后绳索拉紧固定在小雨腰部的时候,小雨的大腿之间已经形成了180度角。因为韧带的疼痛和手臂的绑缚,小雨只能尽力踮起脚尖,艰难地站在地上,以求减轻手臂所吃的力度,另外一条大腿高高地翘起,将大腿中间那两个绳结完全地暴露出来。如果小雨上半身立直的话,那么现在的这个姿势就是典型的金鸡独立了。不过方志文并没有强求,满脸痛苦的小雨已经给他带来了另类的快感,他突然感觉体内的能量涌动了起来,一股强烈的冲动在自己身体里面每个细胞处爆炸,这让方志文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原来虐玩还有那么多的好处,看来以后我得尝试多种不同的淫玩方式了。方志文暗暗下定决心。小雨的下体屄毛不算太多,稀稀拉拉的一小块,远远地看上去像是白虎一样,淡黄的颜色在白色的肌肤衬托下,更能刺激男人的快感,大腿根部乳白色的痕迹残留,似乎在表达高潮的愉悦,而深色的绳结似乎也在告诉男人,小雨下体的淫液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突然拉动然后被绳结摩擦自己骚屄、肛门和敏感肉蒂的小雨,知道男人将自己捆绑成这个羞人的样子之后,正在虐玩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哀求和淫声浪语的表白根本没有让这个男人产生放过自己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的开始玩弄自己柔嫩的身体。难道自己长得漂亮也是一种罪过么?难道自己长得漂亮就会沦为男人们的玩物么?一阵巨大的悲哀感涌上自己的心头,疼痛似乎一瞬间爆发在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自己的眼眶中滑落。" 啊啊……不……不要……好痛……好痒……骚屄要烂掉了……小母狗骚屄要裂开了……好疼呀!求求你……求求主人呀……要到了……骚屄要到了……骚屄要尿出来了……要被主人……被主人玩的尿出来了……放过我呀……放过小母狗……小母狗要尿了……要到了……来了……来了……来了呀!啊啊!" 随着疼痛而来的则是一丝丝麻木后的酥痒快感,很快,酥麻快感便涌遍了小雨的全身。从来没有过的羞耻感让这种特异的快感更加的明显,小雨浑身颤抖着发出娇吟,而当男人将那个粗大的麻绳结硬生生塞入自己的骚屄的时候,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让小雨疯狂地呻吟了起来,一股橙黄色的液体从自己已经控制不了的尿道里面喷射而出,浸透了勒住自己骚屄的绳索,而随着麻绳在男人手指的控制下不断地转动、进出、摩擦着自己的骚屄嫩肉的时候,自己的尿液也完全停不下来,同样停不下来的还有自己身体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和子宫深处疯狂喷涌而出的一股股阴精。小雨觉得似乎自己一辈子的高潮都在今天一天内都经历完了,自己浑身的精力也随着男人疯狂粗暴的玩弄,从骚屄深处狂泻而出。" 小母狗高潮的失禁了呀?果然是敏感的骚屄呢!" 方志文将勒入小雨下体的绳索剪断之后,才缓缓地为小雨取下绳结。刚才小雨的失禁和失神惨叫,让方志文知道这条小母狗又一次在疼痛的极端之后达到了逆向高潮。果然不出方志文所料,当绳结脱离小雨的骚屄之后,被堵塞的太久的骚屄突然涌出大量的屄水,晶莹的屄水很快便在小雨金鸡独立的脚尖下形成了一洼水渍。而饱受摧残的小骚屄也无法控制地被扩张成一个黑乎乎的小洞,充血红中的骚屄唇似乎努力的要闭合,嫩肉不断地蠕动却徒劳无功。" 刚才享受了失禁的感觉,这次要看看你潮喷的样子咯!" 方志文托着少女的下巴,一边看着少女唾液从嘴角不断地垂落成丝,一边用手指慢慢按压在不断颤抖着的少女鲜嫩菊花上,尝试着慢慢往里面侵入。随着骚屄淫水的润滑,方志文的手指很快就" 噗" 地一下刺入了少女的褐色肛门洞中,经历过剧烈疼痛的少女对于异物侵袭入自己的肛门并没有感到太大的疼痛,只是不适应地微微摇晃着屁股。方志文转过身,手指已经完全没入了少女的屁眼洞,果然前面的调教起作用了,少女并没有发出痛苦的惨叫,只是轻微地呻吟着,并且不断地摇晃着屁股,似乎想要将手指挤压出来,可是带给男人的却是手指被直肠嫩肉挤压吮吸包裹的感觉。好像屁股也没有被吴斌开过苞呢……等下顺便帮他开个苞好了……方志文淫亵的想到。他蹲在少女呈180度分开的大腿前,少女稚嫩的性器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方志文熟练地将高潮后依然肿大挺立骚屄豆剥了出来,看上去好像新剥鸡头般的鲜嫩,然后轻易地捏住,随着少女呻吟声的加大和颤抖的剧烈程度加重手上的力气捏弄,并且不断旋转着,再度轻易地唤起少女的淫欲。小雨的骚屄唇好不容易才软软地耷拉在一起,经过方志文的挑逗之后,轻易地分开了,刚有所节制的骚屄水,又开始从小雨的骚屄深处渗透而出,准备充分迎接男人接下的玩弄。方志文的另外两根手指在小雨的骚屄裂缝中滑动了两下,就轻易地探入了少女专门被男人玩弄的骚屄嫩肉内。果然不愧是少女,虽然没有熟女那种吮吸蠕动的骚屄那么湿润,但是紧凑的紧夹感却犹有过之,自己的两根手指对于面前这个少女来说还是多了一点,进入少女骚屄洞的手指完全活动不开,只能艰难地对这个小淫洞进行探索和开发。找寻了好久,方志文才在小雨的骚屄深处找到了那块不同其他的粗糙地方,他仔细地摸了上去,发现小雨的骚屄和母亲阿姨还有绍美琪的骚屄并不完全相同,那个敏感的G点居然有很明显一粒粒的突起,好像避孕套上的颗粒一样,方志文只是轻轻一碰,小雨便浑身颤抖,娇吟也变得强烈了起来。" 那里……那里……那里不要啊……会……会喷出来……又要尿了……小母狗会喷出来……会尿的……好舒服……好酸……好涨……主人玩的小母狗好舒服……要到了……又要到了……小母狗……小母狗又被主人……又被主人玩喷了啊啊……" 小雨感觉自己两个洞穴被手指侵入,灵活的手指不断地玩弄自己骚屄和肛门深处最骚痒的地方,而就在刚才,手指的碰触让小雨的灵魂似乎也颤抖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小雨完全无法去思考羞辱和无奈,满脑子只想让男人更进一步的让自己达到那种欲死欲仙的感觉。她的身体绷直了,骚屄和肛门嫩肉不要命地紧紧包夹着男人的手指,当男人的手指在肛门和骚屄深处隔着一层薄膜顺利汇合的时候,小雨的大脑一片空白,随着尿孔喷射出一条抛物线的洁白潮水,骚屄深处的阴精也完全地喷涌到了男人的手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