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老子是癞蛤蟆绿帽版


金海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成猛用眼睛慢慢打量着面前的齐冬草。纤细的身材有一米七,酥胸不算大,却紧致挺拔,包在黑色铅笔裙中,艰难包裹住她中段的玲珑曲线,盈盈一握的蜂腰,一对修长的玉腿笔直地站立着,比之电视上的模特也不差多少。傲人的妖娆身材,仿佛轻轻一捏就滴出水来的肌肤,温文淑雅到了骨子里。淑女淡雅的鹅蛋脸,晶莹剔透。

齐冬草皱了皱眉道「请你出去」,看着眼前的奇怪男子,齐冬草感到很不舒服,特别是那双眼睛,好像能够看穿一切一样,令人不爽。

成猛笑了笑,「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齐冬草的眼睛顿时进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

「你是谁」

「我是齐冬草」

「那么告诉我谁是你最爱的人」

「是赵甲第」

说着,齐冬草绝美的鹅蛋脸上显现出幸福的表情来。

「那么他爱你吗」

「爱」

「那么他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地方」

「在他的身边有许多女人,我希望他身边只有我」「哦,那么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齐冬草缓了缓,眼神透漏出奇怪的神色。

「我,我不知道……」

「我来告诉你,因为你还不够有魅力,不够吸引赵甲第」「我还不够有吸引力,不够吸引赵甲第」「那么你想不想让赵甲第只爱你一个人」「想」

「那么你就要成为一条淫荡的小母狗,赵甲第最喜欢了」「我要成为一天淫荡的小母狗,获得赵甲第的爱」「很好,那么我是谁」「我,我不知道」齐冬草脸色茫然。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对我不会有如何怀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对你有如何怀疑」「无论我叫你做什么事情,你都会认为是对的」「无论你叫我做什么事,我都会认为是对的」「很好,现在我数3,2,1,数完你就会醒过来,而且刚才的事情你会忘的干干净净」「3……2……1」,啪。

一个响指,齐冬草从催眠中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成猛,脸上漏出甜美的微笑。

「冬草,现在我就帮你,让赵甲第只爱你一个人」齐冬草脸上有些羞意,显得很高兴又不太好意思。

「你知道赵甲第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

齐冬草点了点头,「甲第喜欢淫荡的小母狗」

「对,赵甲第就是喜欢在床上听他话的淫荡的母狗」齐冬草接着问了「那么怎样才能变成淫荡的母狗啊」「不要急,我现在慢慢教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成猛说到。

听了话,齐冬草顺从的脱下了身上的衣物。很快,在成猛面前就出现了一具充满诱惑力的娇躯。

晶莹似雪的肌肤,不算大却挺拔漂亮的竹笋型乳房,纤细的柳腰,挺翘肥硕的臀部,下半身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中间的小穴鲜嫩粉红,玉足小巧玲珑的脚趾整齐地排列着。成猛贪婪打量着这一切。

「冬草,作为一条淫荡的母狗,首先你要学会舔男人的大鸡巴。过来,我给你先长长经验」齐冬草听到命令,修长的美腿立刻就跪在成猛的面前,白皙的小手颤抖着把成猛的拉链拉开。啪,一根粗长的的肉棒一下就击打在齐冬草的俏脸上。

齐冬草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好大!但还是张开诱人的小嘴含了进去。

「冬草,要有舌头舔……多湿润点口水……龟头要多照顾……嗯……两颗蛋蛋也要舔……啊……」在成猛的指导下,齐冬草的口技上升的很快。小舌头仔细舔弄着肉棒,龟头,棒身,会阴,睾丸……每一个地方都沾上了齐冬草湿润的口水。

过了好一会儿,成猛终于忍受不住,肉棒一跳,马眼一下射出精华填满了齐冬草的小嘴。「咳,咳……」齐冬草的小嘴有些接受不了那么多的量,有些咳嗽。

嘴角还是流下了一丝浑浊的液体。清纯的俏脸显得无比淫荡。

「对,就是这样。冬草,你变现的很棒」成猛满意的摸了摸齐冬草的头。

「现在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我要检查你的淫穴」齐冬草自然的将绝美的身躯跪趴在地上,挺翘而充满弹性的屁股翘的很高,露出粉嫩的小穴和屁眼。

成猛两只手大力蹂躏了下齐冬草的大屁股,心中发出赞叹。再把两根手指伸进小穴里挑逗,进进出出,把小穴逗得淫水溢出。

「啊……啊……」齐冬草忍不住发出呻吟声,脸色潮红。

成猛见差不多了,便挺起肉棒猛力插了进去。腹部不断撞击在齐冬草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呻吟。肉棒按九浅一深的道理带动着淫水翻出,粉嫩的小穴被一根大棒子进进出出。

「啊……啊……好……好舒服」齐冬草诱人小嘴里吐出欢快的声音。只觉得成猛的肉棒粗大又力,每一下都能插进自己的小穴深处,带动着灵魂享受无边的快感。

「冬草,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喜欢……好……很喜欢……」

「赵甲第有没有我厉害啊」

「没……没有……你比他强……厉害好多……」齐冬草被草的淫荡无比,面对成猛的询问,嘴里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好,现在就让你更爽」成猛更加用力的草着齐冬草的小穴,鸡巴像打桩机一样迅速有力,啪啪啪的声音传个不断,齐冬草的小穴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溢出来混在成猛的大鸡巴上,更让他觉得刺激。

「啊……啊……不行了……冬草……受……受不了了……你……你……你轻点」齐冬草只觉得那根插进自己神秘之地的鸡巴越来越快,自己的小穴已经受不了了,全身上下都软了下来,娇弱无力,小穴已经快要尿出来了。

成猛越草越有力。齐冬草的翘臀上早已尽是红印,小穴里的淫水不断涌出滴落在地板上。

「啊……啊……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终于齐冬草的小穴里一下涌出大量的淫水来,身体迎来了高潮。

成猛见状,也放松了鸡巴。肉棒一下把大量浑浊的精液射进了齐冬草的小穴深处。

……

「甲地,你怎么样了?」齐冬草眼眶通红。

「我没什么事,冬草姐,你放心。」赵甲第漏出个傻笑说道。他觉得有些奇怪,一向不穿裙子的冬草姐今天居然穿了一条超短紧身牛仔短裙,裙下露出两条笔直雪白的长腿。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你还说没什么事,你腿都中枪了」齐冬草哽咽道。说着,扑到了赵甲第的怀里。

赵甲第摸了摸齐冬草的头,一脸幸福。「冬草姐,这旁边还有人了,你注意点啊」说着看了看面前的成猛,笑到。

成猛露着坏笑,「没事,你小两口继续,我啥都没看到」齐冬草在赵甲第的怀里脸色通红,站起了身子。整理了下头发,「八两,你继续养病,我和成助理还有点事,你等我下,我明天再来看你」赵甲第点了点头,露出个微笑。「你去吧,我好着了,这院里还有许多漂亮mm照顾我了」「嗯」齐冬草与成猛走出了房间,把门关上。

一走出门外,成猛的脸上露出淫邪的表情来。「小母狗,感觉怎么样,不穿内裤和自己的男朋友聊天拥抱,是不是很刺激啊」齐冬草向成猛撒娇「都怪主人了,非要人家这样,人家才不愿意了」「真的吗?我看你很喜欢啊」成猛蹲下身去,掀开齐冬草的短裙,只见那粉嫩的小穴微微张合,中间溢出晶亮的水滴,早已湿透。

齐冬草红着脸不说话。成猛猛的伸出两根手指一下插入齐冬草的美穴里。

「啊」齐冬草一下受不了,呻吟出来。

成猛毫不罢休,两根手指不断挑逗着美穴,用力的不断插入插出,惹得齐冬草娇喘不已。

「嗯嗯,主人,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有人会发现的,我们换个地方」齐冬草求饶道。

「冬草不是最喜欢让陌生人砍你的小骚穴吗」

「不要啦,人家只给主人看」

「好」成猛抱起齐冬草,几下便进了旁边的不远的女厕所里。正好,这里面也没什么人。

「冬草,我想撒尿了」成猛一脸坏笑。

齐冬草反应过来,马上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灵活扒下成猛的裤子,露出一根大鸡巴来,诱人的小嘴一下含了进去。

成猛肉棒一松,马眼射出尿液来。大概是尿液的量太大了,让齐冬草有些撑不住,喉咙不停地收缩吞咽着入,时不时的还干咳几声。

成猛积存已久的尿液痛快的尿进了齐冬草的食道里。齐冬草感觉到一股股热热的液体冲入食道,两只雪白的小手抱住了成猛的屁股,身体句前倾,喉咙蠕动着将成猛的尿液吞入食道内,贪婪的吞咽着成猛的尿液。

「哈哈,冬草啊,你喝尿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看着自己的尿一滴不剩的被齐冬草喝掉,成猛得意的拍拍齐冬草的脑袋,在齐冬草的诱人小嘴包裹下,肉棒感到舒爽无比。

齐冬草的俏脸上一脸媚意「都是主人调教的好」「喂,你们在干什么」成猛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转过头,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极品美女,踩着一双黑色凉拖,披了一件印有水墨画京剧花旦的宽松衣衫,松松垮垮的,盖过了那条绸缎质地的短裤,很有北京妞女文青范儿,一头乌黑长发微卷散乱。还有修长的白嫩美腿,晶莹似雪的肌肤,还长了倾国倾城的妖媚脸庞。不是别人,正是王半斤。

「噫,冬草,怎么是你!」王半斤大吃一惊,在女厕所里喝尿的淫荡女人居然是自家姐妹齐冬草。

齐冬草淫荡笑着,「半斤,你没看到人家正在服侍主人吗」王半斤感到很愤怒,「你这个贱人,对得起八两吗」「八两就喜欢人家这样嘛」齐冬草舔了舔红唇。

王半斤觉得很不对劲,冬草怎么变得这样下贱了。于是,朝成猛质问道,「你把冬草怎么了」成猛脸色平静,「啪」打了个响指。王半斤眼睛一下变得很空洞,黯然无神。

「你是谁」

「我是王半斤」

「那么我是谁」

「你是把冬草变得很奇怪的坏人」

坏人,成猛很好笑。

「不,我是冬草的好朋友,我也是你的好朋友,我们感情很好」「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感情很好」「对,我现在是和冬草玩游戏,你也喜欢玩这样的游戏」「你在和冬草玩游戏,我也喜欢玩这个游戏」「我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你会全部相信」「你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我全都相信你」

很好,「啪」。王半斤一下醒了过来。

王半斤露出笑容,「你们居然玩游戏,不叫我,我也要来」「那半斤你快点来啊」成猛说道。

王半斤走到成猛面前,跪起身子,看着面前的大肉棒。很不高兴,「冬草,你都把尿喝完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成猛看着面前的美人,「没事,半斤,你看地上还有点」王半斤低下头,只见瓷砖上还有几滴成猛的尿液。感到很高兴,伸出小舌头,趴在地上舔弄着。

成猛这时拍了拍冬草的头,对冬草说道「来,小母狗,我要从后面草你」齐冬草听话的转过身,趴伏在地上,美腿蹦的紧紧的,雪白的肥臀高高翘起来,露出好看的美穴和屁眼。

成猛挺起肉棒,一下猛力插入冬草的美穴。

「啊」由于没经过任何湿润,冬草的美穴还很干燥,成猛的大肉棒一刺进去感到好痛苦。

「主人,轻一点,小母狗还没准备好」成猛没管她,继续猛力草,肉棒下的睾丸啪啪的打在冬草的大屁股上。

「嗯……嗯……主人……好舒服……继续」齐冬草果然是一条好母狗,没几下,便从痛苦感受到了快来,淫荡的呻吟起来。

「小母狗,你真是淫荡啊」成猛笑道。手掌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冬草的翘臀上,立刻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印。

「啊」齐冬草痛呼一声,不过却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显然成猛将力度控制在了合适的范围内。

啪!啪!成猛并没有手下留情,依然在不客气地打着冬草的屁股,如同在教训着顽皮的小 女 孩。

成猛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冬草下身的淫水依然在以不慢的速度流着,润滑着自己的肉棒。

「啊……主人……我要尿了」冬草呻吟着,下身猛然间流水不止,大量的淫水喷洒而出。

成猛见了,肉棒的抽插的更快了,「啪啪」的淫靡交合声不断从胯下传出。

成猛的肉棒一次次地顶到了冬草娇嫩的美穴深处,腰间一次次撞击在了冬草通红的翘臀上,让冬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短短的时间内便感受到了多种不同快感。

成猛不再控制,肉棒一下射了出来。「啊……啊……」冬草大声呻吟着。一股无比滚烫的精液如同射入了体内,一下射到美穴深处,有种只见被射穿的感觉。

舒服的趴在地上,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成猛深吸了一口气,将肉棒拔了出来。这齐冬草的美穴真是舒服,安逸的受不了啊。

这时旁边的王半斤抬起了美丽的俏脸,「喂,成猛,这地上的尿都没多少,我已经舔干净了,没什么玩的了」成猛笑了笑,想到个法子。「来,半斤,我带你去找别人玩」说着,拉起旁边的王半斤走出女厕所。顺便还对齐冬草说道「你自己回去啊,我带半斤玩去了」成猛带着王半斤出了女厕所,转了个方向,进了男厕所。

一进去,就看到一个50多岁的老头正在拉拉链,要撒尿。老头看到这一男一女进来,十分惊慌,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成猛说道「老大爷,你别慌,我来这里有点事,需要你帮助」老大爷不知道该怎么办,没见过这场景。「你要……要干什么……啊」「老大爷,就是我这朋友特别喜欢喝尿,你能不能让她喝喝你的尿啊」啊,老大爷听了,惊讶的很。看了看,旁边的王半斤。我的天啊,好美的小姑娘,这么美的闺女要来和我的尿,这是在开我的玩笑吧。

成猛对着王半斤道「半斤啊,看,大爷同意陪你玩游戏了,快去尝尝他的尿吧」王半斤两条白嫩修长的美腿一下跪在了老汉的面前,两只纤手把老汉的裤子一扒,露出来一根又黑又长的鸡巴来,王半斤皱了皱黛眉,闻到一股尿搔味扑面而来,不知道老头多久没清洗了,捏着他的肉棒,小嘴一张含住了开始轻轻的吮吸。

老头「哦」的一下叫了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美的女人,就这样跪在自己的面前,用小嘴含住了自己的鸡巴。

吸了一会儿,王半斤不高兴了。「怎么还没尿出来啊」老大爷的鸡巴在王半斤的嘴里越来越涨,硬的很,哪里能撒的出来啊。

「半斤啊,你要让老大爷感到舒服,这样他才尿的出来啊,不然一点都不好玩啊」成猛道。

听了成猛的话,王半斤继续努力开始用舌头灵活的舔弄着老汉的肉棒。

「对,你要舔舔前面」

「半斤啊,把大爷的两颗蛋蛋含住」

「用力吸,含紧一点」……

在成猛的指导下,王半斤拿出了浑身力气服侍老汉。把老汉爽的飞上了天堂。

老汉看着这样的的绝世美女不断吞吐着自己的鸡巴,终于忍受不住,鸡巴的马眼一松,黄浊的尿液一下就击打在王半斤的绝美脸蛋上。王半斤大口大口吞噬着,生怕没有把尿液吸完。连滳落在地上的尿液也淫荡的趴起身子舔着。此时,这个外号叫「王后」的绝美女子,妖娆万分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这一刻比路边的母狗还要下贱。

「呵呵,半斤玩的好厉害啊,这些尿液居然一滴也没有浪费」成猛赞美道。

王半斤抬起脸,妖媚的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大爷,再见了啊,拜拜」成猛挥挥手,拉起王半斤走出厕所。

……

大街上,一男二女吸引着人们的视线。那个男的到没什么的,戴着副眼镜看着普普通通。重要的是那两个女子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绝世大美女。左边的女子淡雅清丽,皮肤晶莹似雪,穿了身休闲服饰,棉T恤搭配牛仔裤,那件T恤印有一幅极富艺术气息的水墨画,紧身牛仔裤也将她曲线玲珑有致地展露出来,踩着一双订做的绣花布鞋,气质清冷如莲,让人不敢心生亵渎之意。右边的女子妩媚万分,黛眉斜挑,肌肤雪嫩白皙,穿了身黑色连衣裙,裙下露出两条修长白晳的绝世美腿,圆润紧实,脚下的高跟鞋更是将完美的身材存托的越发高挑,气质如妖狐妲己,祸国殃民。

这一男二女就是成猛,齐冬草和王半斤。

成猛左拥右抱,享尽人间艳福,好不惬意。令周围群众羡慕嫉妒恨。

「冬草,半斤。你们看看啊,大街上那么多男人在用色色的眼神看着你们了,想不想让那些臭男人草你们淫荡的小穴了」成猛对着齐冬草和王半斤小声说道。

「主人,小母狗只喜欢让主人一个人草」齐冬草紧紧抱着成猛的右臂说道。

「成猛,你这个坏蛋,总想让我去和那些臭男人上床,明明知道人家只喜欢你一个人」在边的王半斤妩媚笑道。

「呵呵,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看到前面的那个死胖子了没有,你们现在要去勾引他,让他草一草你们淫荡的小穴」成猛下命令道。

听到成猛的话,尽管十分不愿意,王半斤和齐冬草还是服从了。

王半斤和齐冬草一起走了过去。成猛就这样躲在背好,一脸坏笑的看着好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