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几年在网上猎艳见网友的经历


那时候一叶情这个词还不是很盛行,见网友也不是抱着那么明显的目的。见过10来个网友吧,但只和其中的3个人做过。除了上面说的还有一个宁夏人,大四的学生;另外还有一个幼儿园老师。这两个人实际上都只做过一次,一是她们并不漂亮我不是很有兴趣,和她们做也就是因为好奇而已,另外主要是实在没地方,很不方便。

我2005年,我应聘进了一家财富500强的大型企业,担任一个小主管,虽然手下只有2个兵,但收入却高了许多。我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一居室,有了时间、有了自由、有了自己的空间、也有了自己能支配的金钱。每天下班后和周末,只要不加班、没应酬,我多数时间都在网上挂着,在聊天室里起一个暗示性很强的名字,初步沟通后就留电话约见面。那时候我平均每个月会有1-2次一叶情。现在能记得的还有那么几个,名字肯定是假的,我向来注意保护和我发生过肉体关系的女人的隐私。

安娜,北京人,在读自考,住在学生公寓里。和她第一次聊天是在一次酒醉后,从半夜12点开始聊,一直聊到了凌晨6点。第一次见面她带了两个女同学一起来的,让我颇为郁闷,原则上我不会同时见两个以上女孩的,肯定被郁闷。她当时有男朋友,但好像闹得不是很开心。最开始和她接触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性方面的话题,在我28周岁生日的那天,她来给我庆了生日。那天她穿了一件很可爱的旗袍装,送她回宿舍的时候胸前的纽扣松了一个,为此开了一个小小的与性相关的玩笑。关系发生变化是在一个周末,我们一起去KTV唱歌,不记得她唱了一首什么歌,突然,她扑倒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我是有点手足无措的,就上前去安慰她。慢慢的,我把她抱在怀里,她的哭泣渐停,我开始吻她的脸颊,黑暗中人的胆子会变大,后来我掀起了她的T恤,吻了她的乳坊。那次的接触就到此为止了,也许是发生的比较突然,彼此有些不习惯,因为以前都是好朋友的。

又过了两周,我们相约去百花山旅游,那时候的百花山风景很美,满山的野花。晚上我们住在农家院,有了身体的接触,但因为卫生条件比较差,而且也没准备TT,那次没有插进去,只是在外面蹭了蹭。但这次以后彼此在这方面也就没了忌讳。回来后来到我的家里,真正的做了几次。可过了不久,她又和男友复合了。以后,我们还一起出去玩,一起聊天,但却不再爱爱了。

王薇,河北人,在中国地质大学学习,也是自考的,年龄稍微大一些,好像当时25了,以前工作过的。和她接触我没有太多问她以前的故事,想来也都相差不多,不过是初恋遇人不淑,受骗失身后被抛弃,然后自怨自艾,也就不太在意自己了。这个女孩不是很漂亮,但臀形非常漂亮,我最喜欢打她的屁股了。之所以记得她,是因为她是第一个给我口交的女孩。和她失去联系后一年多,在另一个女孩家附近我竟然遇到她了,当时只是说了句“这么巧?”就擦身而过了。

叶子,是我至今难以忘怀的女孩,过程也很戏剧。

她说随便,但是3个小时之内得送她回来,我说好,就在东三环附近的连锁酒店开了个房。一进房间,她快速的把窗帘拉上了,回头看我站在门口就说,你干嘛呢,快点啊……我们很激情的亲吻着,拥抱着。各自褪去了对方的衣服,她的内裤是很性感的T裤。我的双手和舌尖在她的身上游历着,她突然的把我压到身下,径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在我身上疯狂的摇摆着,呻吟着……很快我就射了,她又马上给我口,很快又有了反应……大概一个多小时候后,我们筋疲力尽的缠绕在一起……我送她回到接她的地方,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我没有再打电话给她,她也没有再打电话给我,一路上我回味着发生的刚才,不是高兴,而是失落。祝福她。

金素珍,一个朝鲜族女孩,无论是名字还是身材相貌都是很标准朝鲜族。我和她是在sina聊天室认识的,聊了几句互相留了电话。她是个护士,当时26岁。她告诉我她是处女,可我和她做的时候她并没有出血,究竟是不是处女无从考证,但感觉没什么性经验,倒也无所谓了。通过几次电话后,我们相约去北海公园玩,趁着爬山的机会,我拉了她的手,然后就没有放开。晚上回到她住的附近,在五道口周围的大学里散步。在一个社区公园里,我趁着她在运动器械上活动的时候站立不稳就抱住了她,趁机吻了她,并亲了她的乳坊。有了这样的亲密接触上床就较为容易了,后来又见了几次面,终于同意来我家了,被我“就地正法”,呵呵。

那个阶段见网友还是比较纯情的,基本上没有见面当天就爱爱的情况,可以说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一叶情。这个和人们思想的开化程度和网络的普及程度应该是有关的。因此,那时的网络聊天还是比较有耐心,而且也比较单纯。同样的道理,女人们在网上的戒心也比较小,不像现在在网上刚一提要见面或者要电话,对方已经警觉的跳起来了。那时候,我周末如果在网上泡一个白天的话,基本上能够要到10个网友的电话,当然,大多数都是没打过的,但这个数字也基本能说明当时网络聊天的一种状态了。随着上网的增多,以及上过的网友的增多,耐心越来越小了。在一年里,我大约和不到20个网友有过性关系。其中除了学生、护士,还有白领。到了08年,QQ聊天室里的状况开始恶化,后来被封锁了,sina聊天室盛行了一段时间后也被暗娼占据了。我将“主攻”方向基本全面转移到其他交友平台上了。主要在上班时间,大量的加好友,问好之后第二句话就是“一叶情,可以吗?”。直接答应的固然很少,但会有一小部分不是很反感,会愿意聊聊天,这种情况下肯见面的人基本都有可能发生关系。很奇怪的是,以这种方式找到的人通常长得都还比较漂亮,也许是不自信的女人也不敢答应一叶情吧,估计是怕丢人,呵呵。

那时候认识了一个在北京服装学院进修的上海一所高校的老师,教服装设计的。我问过她是否一叶情后她拒绝了,我也就随手把她删除了,但过了两天她又主动和我聊天,后来我说我们见见面吧,请她看电影。她同意了,但明确说不肯一叶情的。她说她想过要一叶情,也以此为目的见过一个人,但临阵退却了。这是一个比较成熟也见过世面的女人,比我还大一岁。在和她相处的时候感觉她是在照顾我的样子。开始的几天我们就是一起吃饭、聊天,她不拒绝我亲吻她,甚至在电影院我吻她的时候她还主动把内衣解开让我玩她的乳坊。但在一个周末我们一起玩了一天后因为很晚了她无法回宿舍就来我家了。也许她是可怜我忍得难熬吧,因为我小DD一直顶了她半宿,后半夜她让我做了,但不是很配合,只是在承受而已。那一夜后,她就消失了,我也没有再找她,因为她说过如果我们做了就不会再有联系,尊重彼此吧。

倒是有一个很爽快的答应的,当时在燕莎附近上班,那个女孩也在那附近的一家外资医院做人事助理,好像是23、4岁的年纪吧,北京人。一天下班后我们在燕莎商城里见了面。这次的见面时让我很吃惊的。这个女孩在我见过的所有网友中不能说是最漂亮的,但也是排名靠前的了,而且她的皮肤很身材几近完美,相貌很像徐静蕾,肌肤白皙细腻,感觉像是透明的,长得极其干净。166左右的身高,也就90多斤的样子吧。当天吃过晚饭后我就带她回到了家里,因为她不能过夜,因此我们抓紧也就3、4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两次。不过和这个女孩也就约会了一次,后面发生的事情很让我郁闷。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一个旅游公司的经理了,年纪也不大,26岁,长得小巧玲珑,但气质不错,比较有风情。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主要是因为她住在通州,离我很远,约会的时候送她回家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她的性经历应该比较多,所以我可以随便的大胆的用力玩了,不至于担心她承受不了。可有一次我好奇把手指头插到她的PP里,竟然很顺畅,吓了我一跳。连这里都这么开阔的女人我可担心会有什么病,所以赶快撤了。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照一叶情伙伴毕竟概率是很低的,因为女孩多数比较矜持,就算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希望男人说出来,免得被男人看不起,认为其下贱。到了08,09年的时候,几乎城市中所有的人都会上网了,在所有网友的观念里,网友见面几乎已经是一叶情的代名词了。这个时候如果你在和人家说一叶情是否可以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对你嗤之以鼻,回答的多是“都什么年代了?还玩一叶情?老土”。然而在这个奢华的都市里,尤其是一个移民城市里,寂寞的人可以说随处即是。对于有个有点耐心的男人来说,猎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你对一个人每天拿出两个小时的时间陪她聊天,相信不超过一个月,你听到的就将是她在你床上呻吟的声音了。

王雅欣。这又是一个对我说自己的处女的人。我不知道现在的女孩是不是都愿意冒充处女。但有4个和我说是处女的,可上过床后却一个见红的都没有。我是不在乎她们是否是处女了,但很纳闷这样的欺骗有什么意思呢?这是一个湖南女孩,当时是做化妆品的,学历不高,长得也中等吧,只是眼窝有点凹,感觉挺特别的,而且皮肤特别嫩,所以才有了一点兴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紫竹院公园,我去揉摩她的胸,她似乎很紧张,紧紧地夹住了胳膊不敢动,却也同时把我的手压在了她的胸前动弹不了,我也就乐得如此,一直放在上面了。后来和她约会的时候我逐渐有点用强了,比如在一个茶楼的包间里我把她推靠在墙上上下其手,在电影院里把她的乳罩脱下来不还给她。她也很奇怪,每次都反抗,但我下次约她的时候她还出来,让我也搞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了。经过一段时间,她让我吻她了,有了这一步上床就很快了。第一次做的时候她喊疼,可我没遇到什么阻碍,也就大刀阔斧的前进了。

李曼。这是一个也说自己是处女的空姐。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过20岁生日呢,当时还是学空乘专业的一个学生,在大学城上学,可现在她在南方一家航空公司当空姐,飞国际航线,年薪20多万,比我收入都高了。我当时是在公司不很忙的时候加她的,感觉她的性格很好,所以虽然她没同意和我爱爱我也继续和她聊了几次。我如实的说我比大10多岁了,她说喜欢和年纪大的在一起,有安全感,大约2星期后吧,我约她来北京玩,在北京站见面后一起去北海公园玩。她的个子有170吧,不胖不瘦,长相不错,看起来很舒服(其实空姐里真正的美女也不多,但都是看起来很舒服的),皮肤非常好,声音温温柔柔的,细细的。见面的时候我就牵了她的手,在公园的时候我吻了她,这个时候我表现的还是很温柔的。后来一起看了电影,在电影院我几乎把她的上衣都脱光了,放在座位上亲吻她的上身,她因为是假期还要赶回家的,到了傍晚我就送她上了火车。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情人节,她来北京我们一起过节,到了我家,在床上我半强迫的把她脱光了,还用浴袍的带子把她的手绑了起来。别误会,我可没有强奸的意思,我还不想坐牢。这个时候她哭了,我抱着她哄了她一会儿就把她解开了,可能正是这样她觉得我还不是坏人吧。其实我也是因为知道她是处女,强迫一个处女会给她的一生造成伤害的,大概我还是有一点点善良的吧。那一天我们也没有做,但她回去后我也不怎么理她了,有时候连她的短信我都不回了。我想她还是有些喜欢我的,一直主动和我联系。很快她的生日到了,我买好了给她的礼物,本来打算过完生日就不和她联系了。可她在说来北京和我一起过生日的时候,告诉我她想好了,要在生日的时候把自己给我。这可是挺戏剧性的变化,我一点都没料到。那天的过程也没什么特殊的了,和处女爱爱在生理上未必能获得满足。

在我所有爱爱的女人中,只是对她还是稍微有所愧疚,因为她对我实在很好,对我应该还是很有感情的。当她对我们的未来失望的时候,有一次她刚下飞机,穿着制服来到我家,我在她的身上肆意的发泄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同样的肆意流淌,每当想起,心里还是有点酸楚。也是出于不想继续伤害她,长痛不如短痛,我很快的和她分手,现在听说她找了新的男朋友,在这,衷心的祝愿她幸福,快乐,健康一生!

人生的经历总有那许多的奇异,我总觉得我的生活平淡无奇,而别人的却充满了戏剧性。认识了一个教音乐的小学老师,小小年纪却已是离婚人士,但却连婚纱都没穿过,婚礼都没有举行,就在装修新房的时候发现性格不合,办理了离*手续。这是一个艺术型的气质美女,身材比较健美,173的个子,110斤左右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比较小心,选在了她家楼下的水吧。那一天我主要是在听她讲她的故事。女人有倾诉的欲望,狠多时候是对陌生人,善于倾听往往能在女人心理为自己加分。那天我能感觉得到她对我的外形并不满意,。我想,他之所以能够在短期内接受我,更多是因为我那天的倾听和安慰。

她是个对家这个词很敏感的人,她不肯来我家,宁可和我去酒店。我选了一个4星酒店,环境很舒适。那天我可以说竭尽全力地去爱护她,怕她脆弱敏感的心受到伤害。详细的过程在此不敢写了,免得被误会,但那天应该是个很刺激的过程,我表现得也接近完美。但我和她仍然是一夜而已,不知为何没了消息。

没想到她准时到了,还是个挺漂亮的女孩,也是小巧玲珑的,但身上比较有肉,手感很好。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我家。她一直给我讲她和她同居男朋友的事情,包括她男朋友家里的矛盾。这次之所以来见我是因为她男朋友春节回家过年都一个多月了也不会来,有些生气,前一天晚上和男朋友吵得不开心后就想网上无论谁约都会去的,碰巧遇到我了。那一天她一直讲个不停,有一个多小时,还不让我碰,让我坐得远远的听她讲完。我想这哪是来找我一叶情,整个是把我当垃圾桶了。不过这个女孩还真是很爽快的,她倾诉完了之后我一拉她她就软了下来,还自己脱了衣服。女同性恋的床上功夫实在了得,那天的感觉不错。呵呵。

经过了几年在网上猎艳的经历,人也变得越来越挑剔,越来越懒了。这一年来,基本上很少在QQ上加新的好友,随着年龄也超过了30岁,对女孩的吸引力也降低了很多。不过最近一年以来,由于工作岗位的变化,出差的机会比较多了。北京的网上的女孩见多识广,同时也比较现实了,即使是一叶情也会问你给多少钱,颇让人心情不爽。但外地其他城市的网络发展程度还是有一点点落后,人情也单纯了许多。所以这一年来我的性伙伴多数是在出差的时候在聊天室里找到的。实际上很简单,只要住的是当地知名的星级酒店,而我的样貌又稍显霸气,那么就很容易吸引一些单纯却又虚荣的女孩,而且这样的女孩多数还比较漂亮。好多人都说网上都是恐龙,我却总没有这样的感觉。

去过中国绝大多数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了,几乎每到一地都很容易当天就找到一两个一叶情伙伴,而对于一些经常去的地方,我有的时候会提前寻找,以便到时候选择的空间更大一些。在这些城市里,我比较喜欢南京和武汉,同时在这两个城市猎艳成功的概率最高、数量最大,同时美女质量也最好。过程也往往都很简单,在聊天室或者QQ上互相询问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就问时间是否方便,如果可以的话就约到我的酒店一起吃顿饭,如果不是吃饭的时间那就直接来到我的房间,很多的人都是在见面15-30分钟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脱她们的衣服了。如果感觉好之后在一起出去玩玩,如果感觉不好,她们也就穿衣服回家了,连过夜的很少。

这个阶段,性显得很纯粹,不再像以前那样还要有一天半天的时间培养一下彼此的感觉和熟悉程度,甚至还有的经过几周、一两个月的时间才上床,彼此好像有感情的样子。而这时候,上床成了彼此唯一的目的,无论见面前还是见面后语言的交流都少得可怜。虽然这个阶段上的美女数量不少,质量也不差,但如果不做幸爱细节的描写的话那就实在没有情节了,唯一可说的就是她们的身份和年龄了,在这2、3十人里面,最大的有43岁,最小的只有18、9岁,有大学生、小职员、空姐、银行员工、家庭主妇、公务员,还有自己开饭店之类的小老板娘,多数是单身女性,但也不乏别人的老婆、母亲……但是很注意安全和卫生,都是戴TT做的,虽然有点不爽,但是双方都会尽兴。

最后,想和那些经常上网的女孩说几句。你们和网友聊天的目的不外是打发寂寞、倾诉郁闷、寻觅伴侣或者是想获得一份虚拟的关怀,但无论你们出于任何目的,我想和你们说的是,网上的男人如果约会你,那么他的目的绝对只有一个:和你上床!不管你们是聊了10分钟还是10年后才见面,这个目的绝对是唯一的,差别就在于每个人的方式、手段、习惯和耐心程度略有不同而已。

大家都说网友的“见光死”往往怪罪到对方的相貌或者思想、语言、行为不合自己的预期,但实际上这都是表面现象而已,根源在于彼此目的的不同。试想,如果双方仅仅是普通朋友,你会因为他(她)长相丑陋而讨厌他吗?谁敢保证你所有的朋友都是帅哥美女?可如果作为情人或者性伙伴就不同了,关注的往往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幅臭皮囊。所以,女孩们,如果你们和网友见面,那就做好上床的准备,先自己给男人准备好避孕套。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那不妨干脆拒绝甚至不再上网,免得浪费彼此宝贵的时间、精力和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