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恶夜追击

恶夜追击


算起来我在宜兰也待了三天了,从那次可怕的遭遇之后。待在宜兰市这间老旧的小旅馆内,我仍然心有余悸。那天离开那间恐怖之屋后,我根本就没有回家,在机车上我只想着离开台北就好,而且愈远愈好,就这样我到达了宜兰市。就在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吧!我想我的钱应该够我生存下去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在这里找个工作,然后住上个一年半载也不无可能,只要能躲过CHERRY那伙人就行了。其实我本来打算报警的,但转念一想,这么一来不就等于把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大众的眼前了吗?像这等骇人听闻的恐怖组织一定会引起媒体高度兴趣的,到时候大家会怎么想我这个人,因为好色而惹来杀身之祸?我靠,这不是让大众来评断我自己的私生活吗?届时那些卫道人士一定会对我有所指责,而且惊动了我父母那就不好了。但重要的是,我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小说家,至少也得过奖。一旦让大家知道了我遇到这种事,而且是因为贪图一夜风流,那我还要不要在文学界混下去啊?我可不想让媒体对我进行清算,到时候即使我是受害者也会变成罪人,基于这种种考量,我还是在这暂避风头吧,虽然这有些息事宁人的味道,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是会对不起杨总而已,看来这份稿件得拖上一段很长的时间,我真怕他因而崩溃。还有小馨!也许就因为我的躲避,而让挽留她的时机消失。女人是最不耐等待的,一旦错过了她们既定的时间,一切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我现在简直是坐困愁城嘛!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在这里干等,这真的让我觉得很沮丧,沮丧到连打手枪的力气都没有。不晓得小馨现在怎么样了?啊!小馨,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啊!躺在床上,我竟然不争气的流下眼泪。就为了一次艳遇,我所负出的代价未免也太高了吧!都已经是九~年代了,没想到色字头上一把刀这种老掉牙的寓言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叹了一口气,擦去眼角的泪水,打开电视,我想借着第四台里的电影频道转换一下心情。漫无目的的切换着频道,似乎看哪一台都显得无趣与低级,最后我决定还是看新闻吧!虽然新闻也很无聊,但却是唯一可让我接受的节目。「……今天凌晨在台北市康乐街61巷26─1号6楼内,发现一具无头女尸。」电视的声音让我瞪大了眼睛。这个住址不正是小馨住的地方吗?难道说……「从死者的体形及衣着来看,很可能是居住在这间屋子的许文馨。」什么!我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这不是小馨吗?这个主播是在说小馨被杀了吗?天啊!我的脑袋好像有一阵龙卷风吹过一样,我的思绪混乱了起来,没想到我与小馨竟天人永隔了。「警方表示,这件谋杀案可能是情杀,同时警方也掌握了现场目击者的说辞目前警方正在追查许文馨的黄姓男友,同时希望他能到案说明。」萤幕里的女主播神情严肃的说。但我却不大明白她的意思,难道他们认为是我杀了小馨的吗?我的思绪从悲伤转而恐惧与惊慌。难道他们认为是我杀了自己最深受的女人?老天爷不会这么老套吧!「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句话一定要这样应用在我身上吗?我不禁开始怀疑这会不会只是一篇小说,而我只是某位下三滥作家笔下的人物,因为结构类似的故事我也写过,现在我非常能融入那些曾经在我笔下现形的人物们的心情了。回到剧情,回到我不愿意面对的现实中。我竟很明白现在的处境,那就是我现在被怀疑涉嫌杀害女子许文馨的可疑人物。「据了解,死者许文馨曾经在其黄姓男友住处与之发生剧烈争吵。」什么剧烈不剧烈啊,根本只是小馨一个人很激动而已。「根据其黄姓男友住处的邻居们表示,死者许文馨有可能在当天即受到黄姓男子的威胁。而许文馨的友人表示,许文馨在死亡的数天前曾表示,她决定与黄姓男子分手,因此警方不排除黄姓男子涉案的可能性。」我威胁小馨!妈的,是谁在那边乱掰。奇怪,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见我跟小馨当时的情景,却信誓旦旦的说可能我做了什么!整个台湾的推理能力及想像能力几乎低能到不必用形容词形容的地步。「目前黄姓男子于数天前离开家中之后不知去向,以下是本台的报导。」「日前台北市永康街发生一起疑似情杀的无头杀人案件,死者是工作于某传播公司的职员许文馨,在今天下午两点五十分的时候被发现陈尸于家中,而且还遭分尸,头部目前不知去向……」随着电视画面细腻的延展,我清楚的看见了小馨死亡的地点,还有小馨母亲在一旁饮泣的画面,此起彼落的闪光灯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重复的在周遭亮起,也许是在提醒围观的人们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有人被杀了,而我们明天就能满足大家的好奇。小馨死去了,连一丝的机会都没留给我,我竟然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一想到小馨死亡的惨状,我心中不禁为之一酸。「根据警方的研判,死者的黄姓男友可能涉有重嫌,杀人动机可能是因为日前许姓女子提出分手而对方心生不满之故。我们也访问到曾在当日目睹两人争吵的黄姓男子的友人。」谁?这个拿着麦克风的家伙说曾经目睹当日的情景,不可能啊!我跟小馨那天的事没有任何人知道啊!「那天小克跟小馨吵得很凶,而且小克很激动……」天啊!竟然是CHERRY,她竟然在电视上信口雌黄了起来。等一下,莫非这件事与她有关?CHERRY杀人的习惯是会割下其身体的一部份,而小馨的头也不见了,CHERRY又自称是我的友人,难道说是CHERRY杀了小馨,而把这件事栽赃到我头上,而要我接受法律的制裁。不!这样做她也会有麻烦的,CHERRY只是想引我出现而已,或者让警方来找到我以遂她们杀我的目的。我懂了!这一切都是CHERRY和她姊妹们的计划,她们才不要法律来制裁我而是要亲手毁灭我。画面回到摄影棚内,主播台上不知名的女主播一副既哀伤又义愤填膺的模样也许其他新闻频道的主播们也是同样的表情吧!在画面的右上角出现了小馨生前的照片,但曾是我最挚爱的容颜,如今却成了令人心惊胆战的新闻片段。接着,我看到了在小馨照片的下方出现了我的照片。我苦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在短短几天之内,我会变成了通缉犯。我觉得全身无力的瘫在床上,连哭的力量都没有了,甚至连恨CHERRY的力量都没有。我只觉得悲哀,我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一切都怪我,谁叫我要跟CHERRY上床,谁叫我要写什么情色文学,谁叫我要认识小馨,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被警察通缉也好,我本来就应该为这整件事负责。我觉得天在旋转,好像世界飘浮了起来。与小馨的回忆正被支解成一段段的碎影在天空飞荡着,我伸手想抓住什么,但却总是扑了空,我现在才发现我付出的代价有多么大。就让我被判有罪吧!至于CHERRY她们想要杀我的这个问题,我也不会在乎了,我的情绪已经完全的失落,我好想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这两天我一步也没有走出房门,我只是呆呆的躺在床上,而这姿势好像已经持续很久了。我觉得好饿,但却没有力气或心情吃任何东西,唯一能进入我身体内的,除了水以外就只剩下烟了。我缓缓的坐直了身体,大概很久没动了吧!我觉得我的腰根本直不起来,经过一段的疼痛之后我才能坐起来,而透过这种疼痛我反而才能觉得自己是存在的我还活着!只是不晓得该不该为这件事庆祝;小馨死了,而我却已经不知道该不该伤悲。可笑的情绪早已凝结成晶状,沉溺在回忆的海洋之中。我好想喝水,但水壶却早已见底了。我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好笑,因为我想到「行尸走肉」这句话,如果我能够不再想任何事那该多好。我走进了浴室转开了水龙头,我把嘴接住这轰然而出的水柱,激射而出的水滴无情的打在我脸上。也许是水的冷冽让我的精神恢复了许多,我抬起头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我突然很厌恶自己这个样子。「你也够狼狈了。」我指着镜子里的我说。「不是我狼狈,而是你。」镜中的我竟然伸出手来揪住了我的衣领︰「老哥我对你很不以为然,那些女人杀了我们的女朋友,而你竟然还在这混!」「哇!」我大叫一声,连忙往后一退,挣开了镜中的那只手。等我再看一次镜子的时候,镜子内却只有我惊慌的模样。「难道这是我的错觉。」我在心里直犯嘀咕。然而当我再注视镜子的时候,那个满头乱发而且眼神迷茫的黄喜克的确让人不舒服。突然之间一股力量涌入了我的心头。无论刚刚我所看见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那番话却说错了一件事──那些人杀了我最爱的女人,我实在没有理由任凭她们逍遥下去,她们应该为此付出代价然后我的救赎才能找到起点。没错,在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小馨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对我更加失望。我决定回到台北,找CHERRY她们把所有一切都算得干干净净的,只有这样小馨的死才不会变成遗憾的事。在洗了个澡后,我整顿了自己颓废了两天的仪容。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见楼下传来车子紧急煞车的声音,而且从声音来判断,应该不只一辆车子而已。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从楼下响起,我直觉的认为应该是警察吧!他们可能已经包围了这里。我觉得我不能在现在被抓住,至少台湾的司法体系让我这样觉得。我的确没有犯罪,但在一片悲愤的声音中及落后的审判体系,我可能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我不认为到案说明之后,我能得到一个公平的审判,我只能用自己的力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与CHERRY一伙人的残忍。主意打定之后,我决定重施故技由窗口逃亡。我迅速的打开窗户并一跃而下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这次我做起来显得从容多了,更何况这只是二楼而已。我落地之后并没有看到警察在附近,有的只是路上行人好奇的眼光而已。我小心翼翼的绕到店门口,果然发现有两辆警车停在那里,有两名警员在门口警戒着。我想大概是警力不够吧!所以他们没有办法进行封锁,不然我刚刚一跳很可能就直接跳到警车里了。真感谢上天保佑了我的鲁莽,我想他们也没有料到我的警觉性有这么高吧!我吐了一下舌头,悄悄的越过了对面的马路,趁着支援的警网还没到的时候,离开了宜兰市。警方大概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大胆的坐火车吧!站在月台上,我有点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在上一本的小说里,我好像也有写过男主角被警方追捕的情节,没想到在现实的世界中,我竟然也落得一样的下场,不晓得这是巧合还是预言。其实我是很喜欢那个故事的,那是一个有关虚拟实境做爱的故事,我尤其喜欢书末的结局,有点假设,又带点魔幻写实的感觉。我现在也希望整件事最后的结局也能让我喜欢,这样的话一切就太美了。坐上火车之后,查票的列车长极有礼貌的朝我点了一下头,我当然亦报以微笑。只是我想到,如果他知道我目前涉入一桩杀人刑案,不晓得他会不会还对我微笑?